生死交锋!“拆弹专家”的“无声”战场!
来源:生死交锋!“拆弹专家”的“无声”战场!发稿时间:2020-04-04 07:40:12


文中指出,美国的宪法将公共卫生的主要责任赋予各州,授权给各市和县。联邦政府的普通公共卫生法律权力较为有限,重点放在预防疾病的州际或国际传播的必要措施上。

当地时间4月2日,美国斯坦福大学法学院、斯坦福大学医学院教授Michelle M. Mello和密歇根大学安娜堡分校公共卫生学院卫生管理与政策系副教授Rebecca L. Haffajee联合在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》(NEJM)上在线发表观点文章“Thinking Globally, Acting Locally — The U.S. Response to Covid-19”。她们在文中明确表示:新冠肺炎COVID-19已暴露了美国联邦政府公共卫生治理体系的主要弱点。

36岁的陈凯是武汉一家渔具店的老板,3月中旬在网上看到新冠疫苗招募临床志愿者的信息后,马上报了名。“作为一名普通的武汉人,疫情防控期间,每天刷新闻,时而难过时而感动,就想自己也能在抗击疫情中贡献一份力量。”他说。

两位作者提到,新冠病毒具有高度传染性、能有效地跨越边界,并威胁美国的基础设施和经济。疫情在美国各地的流行程度各不相同,华盛顿、加利福尼亚和纽约等州受到的打击尤为严重,但总体而言美国的新冠病例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加。

陈凯顺利通过体检筛查,成为低剂量组的志愿者之一,此外还有中剂量组、高剂量组。3月19日,他撸起左袖管,勇敢地接种了新冠疫苗,然后到指定酒店隔离观察14天。

三、市属各新闻单位要相应调整4月4日当天报道和节目安排,停止刊播综艺、娱乐等内容。

陈凯发现,108位志愿者中,从60后到00后都有。老师、大学生、退伍军人、创业者、企业管理者,职业不一。大家在微信群中畅聊,还有几位跑步爱好者,每天在房间慢跑,“打卡”互相分享。

由此产生的联邦政府的反应意味着:通过迅速、统一的国家行动遏制COVID-19的宝贵时机已经丧失,这种情况和意大利类似。

作者们在文章中也再次强调,联邦政府和美国CDC应该更有作为。包括政府放弃一些医疗监管要求以促进获得及时批准,让实验室开发的检测试剂盒更容易被投入使用,进一步允许私营企业生产所需物资等。最后,CDC可以对已知接触或出现COVID-19症状的人实施跨州旅行限制。

那么,美国政府还能做些什么来促进统一的应对措施?作者们认为,“很明显,美国需要做的不仅仅是发布白宫和疾控中心的指导方针,因为自愿遵守是行不通的。联邦政府接管所有公共卫生命令将与美国的联邦体制不协调,但还有其他选择。”